• <nobr id="tzcak"><optgroup id="tzcak"></optgroup></nobr>

        <tbody id="tzcak"></tbody>
        <track id="tzcak"></track>
        <tbody id="tzcak"></tbody>

          <tbody id="tzcak"><div id="tzcak"></div></tbody>

            <menuitem id="tzcak"><dfn id="tzcak"><menu id="tzcak"></menu></dfn></menuitem>
            <tbody id="tzcak"></tbody>
            1. 當前位置:首頁 - > 僑史研究
              汕頭市僑聯僑史研究系列專題丨黃桂烽 | 潮州歌冊之美
              日期:2023年03月02日

              黃桂烽 | 潮州歌冊之美

              |黃桂烽(汕頭市僑聯)

               

              記得有次雨后傍晚,潮汕小鎮黃門第外的河岸邊有幾位穿旗袍的優雅女子,借著迷人的黃昏景色,在用快手直播演唱潮州歌冊。嶺南的雨后,若沒有清風來,悶熱得讓人只想躲在空調房里。石板路邊的泥土小徑上,一只只蝸牛頂著漂亮的殼,畫出曼妙的弧線。但那幾位女子并不像這群蝸牛只想慢慢移動,始終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打轉而完全不理會自身之外的宇宙與世界。悠揚的歌聲、押韻的字詞、動人的古典故事,伴著夕陽光倒映在練江澄澈的江面上,令我觸動。

               

              創意美、意境美、韻律美兼容一體的詩體文學

               

              聲詩統一是中國古典詩詞的重要特點?!对娊洝贰冻o》都是可以演唱的,兩漢以降的樂府詩也可以演唱。到宋元,更有專為曲而生的宋詞和套曲小令。但即便古代人喜歡用聲音演繹詩歌,流傳下來的古代詩詞歌曲演唱方法仍非常稀少。即使存在少量樂譜,但對于樂譜的理解、研究和演繹仍然比較薄弱。

              彈詞實際上就是一種可以吟唱的詩詞歌曲,本身并不發源于潮州。它的彈唱有技巧規定,并且帶弦樂伴奏,只有少部分人能夠演繹,民間底層老百姓不能輕易掌握。為了獲利,一些潮州文人根據彈詞抄本改編成了潮州歌冊。彈詞抄本因為手抄緣故,市面留存少,且非方言寫作,故事老套,可讀性差,改編則側重于文本創新,并有意脫離復雜的弦樂,使得這種文學衍生體在潮州熱度比彈詞更甚,流傳更盛更廣,老百姓也更加喜歡。它不僅僅在文本上沒有丟失太多的詩歌意境,即“詩”的部分,還在口頭上保留了彈詞甚至詩詞古色古香的“七字句”“四字句”唱法,并創造性地讓老百姓根據自己的創意演繹出來,即“聲”的部分,十分可貴。

               

              640.jpeg 

              潮州歌冊

               

              潮州歌冊就像是一棵榕樹,在風雨飄零的幾百年歲月中,竟然還能站得住腳跟。榕樹的“胡須”隨著風雨發出莎莎的響聲,讓人聽著十分舒適。

              例如《古板蘇六娘全歌》,作者通過春夏秋冬潮繡繡像所體現的景象變幻,表達蘇六娘思念郭繼春的心緒萌動,意境不亞于傳統詩詞,改造后的結構和韻律也都不失精巧動聽,且更適合吟唱。

              “六娘挑繡在樓臺,針工未完未落來。一心挑繡一心想,百般愁悶在心頭。終日思想掛在心,憶著東樓人彈琴。釵帕擲乞伊去了,且理針線度光陰。繡出春景一只梅,再繡孤雁天上飛。孤雁無伴親像吾,惹人心事再得灰。又繡一樣是牡丹,花枝蕊葉有千般??丛S枝葉有情意,六娘光彩受孤單。再繡夏景蓮花開,又繡一葉花邊隨?;ㄩ_柳綠世間少,有個含笑有個開。有個含含未當時,有開花蕊笑希希?;ㄩ_花謝年年有,人無二轉再少年。繡成秋景是海棠,再繡織女共牛郎。因依隔河難相見,恰似二樓各一方。冬景霜雪白紛紛,再繡古人乞人聞。夜昏若得伊約會,即如相如與文君。無心繡花花不香,有心想人不見人……”

              讀者既可以根據彈詞藝人的唱法來歌唱,也可以用自己的創意去翻唱,反映出極佳的創意美。

               

              潮人的傳統快手、抖音

               

              我突發奇想:潮州歌冊是不是就是過去時代人們的快手抖音,是他們的精神享受?

              當然,歌冊最初并非因娛樂而生,學習識字的功能更加重要一些。澳大利亞通俗文學研究學者馬蘭安曾在《中國民間文化與明代說唱》一書中認為,“說唱詞話的讀者聽眾普遍文化不高,主要面向女性讀者。且家族當中至少有一位成員有閱讀能力,他朗讀或者表演的形式可以幫助他人記憶學習該詞話?!?/span>

              潮州歌冊的娛樂功能基于識字,且往往與教化相輔相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許多底層民眾進不了私塾學校,更別提上大學了。大家只能通過唱歌冊來進行識字啟蒙,借助非官方、非課堂的方式去了解和接受中華傳統文化的邏輯定式和倫理系統。

              在這個過程中,大家是充滿愉悅的。這種愉悅首先體現在“歌”,即老百姓可以用自己的創意自由吟唱。識字之后,文字組合背后的故事和意境開始就會散發美感和魔力,并且打動讀者,一旦其觸動內心的情愫,演唱者可以根據自己對故事的理解隨意使用調譜進行演唱。其次是“冊”,即融入了中華古典文化的改編文本上。潮州歌冊的作者精心將一個個傳奇、戲劇和民間傳說的故事拆分,再用方言改編、重新書寫,將中國古代的文化典故一一融入歌冊,使得本就豐盈充沛的古典文化以一種生動、富有張力的方式走進潮州人的內心。舊時歌冊娛樂喜歡以《百屏燈》定輸贏,而這定輸贏有兩種方式:一是聽“歌”,即誰用的調譜好聽動人,誰就獲勝;二是數“冊”,即誰能憑記誦唱到更多的屏,誰就獲勝?!栋倨翢簟芬远?、貂蟬、呂布的恩怨糾葛開始,本以為第一屏之后就以朝代順序來書寫,沒想到第六屏講楊延昭之后,第七屏又回到張飛、馬超和空城計的三國歷史。作者刻意打亂時間脈絡,可能為了韻律,但更多是一種變化美和跳躍美。作者也并不單以歷史人物來書寫,而是雜以民間傳說、奇案,例如第三十六屏的陳三五娘,是潮州地區最膾炙人口的愛情故事;第四、五屏講郭華賣胭脂,涉及北宋年間胭脂案。同時,《百屏燈》喜歡將歷史人物和尋常百姓家放在同一句書寫,例如“八一大戰夏侯淵,八二投江錢玉蓮”;“廿一崔鶯鶯啰聽琴,廿二秦瓊戰楊林”。這種變化在當時而言,有點像當下快手抖音眼花繚亂的短視頻一樣,讓人流連忘返。

              現代都市里,年輕人釋解壓力,大多通過玩手機、玩游戲和養寵物等方式??蓪τ诶弦惠吶嘶蛘呗浜蟮胤降娜藗?,娛樂方式匱乏,往往還是會以傳統的方式來消解壓力和寂寞。據一位叫蔡麗嬌的老人談起她與潮州歌冊的緣分時稱,“新中國成立之前沒有(別的娛樂方式),小孩子除了擺木屐、圍圈圈、獨腳跳和捉迷藏之外,就是唱歌冊。全村的女孩子都沒有讀書,一群人閑下來就是一起唱歌冊?!睂τ谒麄兌?,碎片化的流行歌曲和短視頻即便再流行,也代替不了那最初打動自己童稚之心的藝術形式。古典樸素的情感、動人的鄉音仍能打動自己內心最稚嫩的地方。

               

              民間文本的細顆粒歷史

               

              歌冊變成一種娛樂方式后,潤物細無聲,影響了潮州人的性格、基調、理念和美感追求,深深嵌入了潮州人的靈魂,并成為海內外潮人的精神寄托。

              在這個過程中,正如不愿意署真名的歌冊作者一樣,同樣是“無名”之輩的底層民眾成為歌冊的關注對象。歌冊擅長描寫古代中國的城市和鄉村風貌,關注小人物身上發生的故事、觀念和為人處世之道。這部分歌冊包括《海門案》《潮陽案》《翁萬達全歌》《饒安案》《玉花瓶》《龍井渡頭》《吳忠恕》《柳知府》等,直接以潮州為敘事地點。以非潮州地區為敘事地點的歌冊也同樣關注著民眾的價值觀和情緒,如《蜘蛛記》講一宗發生在山東歷城的民間奇聞。作者以“蜘蛛”喻大肚,關注他如何破壞污蔑秋玉和春光清白的過程,反映當時民間嫉惡如仇、懲惡揚善的思想,以及對正直、誠信的崇尚。同樣的例子還有發生在《滴水記》,敘事地點為浙江的《挽面案》等。

              但這種關注并不止步于直接的關注,除借用非潮州地區的敘事空間以擴張聽眾的空間感之外,創作者更擅長借用潮州歌冊天生與母體文學的血脈關系,將精華的戲劇和彈詞“潮州化”,更細致更真實也更貼近展現老百姓的發展、生活和情緒?!遏[嚴府打破玉花瓶》改編自彈詞《十美圖》而又對彈詞進行大幅度的改編;《秦雪梅歌》講明人未婚守節斷機教子的故事,取自明人傳奇《斷機記》和鼓詞《三元傳》,但歌冊并不拘泥于傳奇和鼓詞版本商輅之母秦雪梅和商琳成婚的俗套,而是著重描寫其幾經再嫁奸臣的誘惑,在守節和再婚中徘徊的心路歷程。奸臣咬掉秦婢女的手指,并誣陷商輅奏雪梅守節領賞,最后秦不堪其擾而自殺。潮州歌冊的版本更加一波三折,將底層老百姓的欲望糾結體現得淋漓盡致。

              有個概念叫作“細顆粒歷史”,潮州歌冊就是記錄潮人風骨的細顆粒歷史。正因它細,它才能清妙地進入潮人的血脈,成為潮人的精神品格而不讓人輕易發覺。隨著現代信息社會的沖擊,許多人漫步在海灘上,在沙灘上閑坐玩耍休憩,每個人都憧憬著那美妙的海濤和落日,來刺痛那麻木的神經,來喚醒那迷失感,卻沒有人注意到正是腳下那一粒粒平凡的沙子讓我們得以安全地站立,舒適地走動。沙子就是我們的根。就如《過番歌》所言,即便那時先輩們因為地狹人稠不得不跑到海的那邊求生存,卻仍舊深愛著家鄉的海灘,那最初出發的地方,那由一粒粒沙子組成的美麗海灘。 


                     相關鏈接

               

              潮州歌冊俗稱“唱歌冊”,多以長篇敘事唱本為主,是以潮汕方言誦唱的民間說唱藝術,是潮汕地區特有的曲藝形式。宋末至明初,來自佛教的寶卷、淘真、詞話及江浙彈詞等經福建、江西流入潮汕地區,與當地歌謠、畬歌、俗曲等相融合,并受其影響,從而形成了潮州歌冊這一新的曲藝形式。潮州歌冊形成于明代,盛行于清末至20世紀70年代初。

              潮州歌冊多以歷史故事和民間傳說為題材,詞句大量運用俗語,摻入熟諺、俗典、方言、口語、歇后語等,并運用詩化的方言口語表述,使故事情節波瀾壯闊,人物形象生動具體。其傳統題材作品有《劉明珠》《一世報》《二度梅》《薛仁貴征西》等,現代題材作品有《花好月圓》《冤孽姻緣》《紅燈記》《白毛女》等。

              潮州歌冊唱詞格式多為七字句式,四句一節,每節押一韻;因內容變換、感情變化或表述需要,可將七字句變為四字句、五字句、六字句、三三四字句、三七字句、三三五字句等;節與節之間可以變韻,也可連韻,多押平聲韻,個別也押仄聲韻,以音韻和諧順口為重。潮州歌冊的誦唱是根據潮州方言的音樂性,問字取腔的即興吟唱,普遍采用潮汕傳統的“二四譜”,以“二三四五六七八”為標記,即簡譜“5612356”(so la do re mi so la)。正因其即興,不同演唱者的唱法各有不同,故有潮州歌冊不能合唱之說。潮州歌冊雖唱法不同,但大致仍可歸納為十種相似的唱法。

              潮州歌冊在潮汕文化史上占據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深受潮汕地區群眾歡迎的民間曲藝形式,具有重要的歷史、文學和藝術價值。潮州歌冊在為民眾提供文化滋養的同時,傳播歷史知識,對于弘揚中華民族傳統美德、揚善棄惡、創建和諧社會有著積極的作用;同時,也為研究佛教文化在嶺南地區的流傳和衍變提供了寶貴的資料。隨著時代發展,社會生活和娛樂形式的多樣化,潮州歌冊這一民間曲藝式樣已逐漸被淡忘?,F在能用傳統方式說唱潮州歌冊的老一輩藝人不斷減少,創作人員更是鳳毛麟角。因此,這一極具嶺南地域文化特色的潮州歌冊,亟須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搶救保護。(來源:廣東省文化館)

               

               


              END

               

               本文來源:《華夏》雜志

               編輯∣林建蘭    審核∣《華夏》編輯部


              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小电影
            2. <nobr id="tzcak"><optgroup id="tzcak"></optgroup></nobr>

                  <tbody id="tzcak"></tbody>
                  <track id="tzcak"></track>
                  <tbody id="tzcak"></tbody>

                    <tbody id="tzcak"><div id="tzcak"></div></tbody>

                      <menuitem id="tzcak"><dfn id="tzcak"><menu id="tzcak"></menu></dfn></menuitem>
                      <tbody id="tzca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