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小电影

  • <nobr id="tzcak"><optgroup id="tzcak"></optgroup></nobr>

        <tbody id="tzcak"></tbody>
        <track id="tzcak"></track>
        <tbody id="tzcak"></tbody>

          <tbody id="tzcak"><div id="tzcak"></div></tbody>

            <menuitem id="tzcak"><dfn id="tzcak"><menu id="tzcak"></menu></dfn></menuitem>
            <tbody id="tzcak"></tbody>
            1. 當前位置:首頁 - > 僑史研究
              海外潮人對近代潮汕文化的豐富發展淺析
              日期:2013年10月31日
                  歷史上,當社會發生大動蕩,甚至實現大轉型的時候,也正是文化發生陣痛、即將誕生新質的時候。因此,社會的變革和轉型為文化的質變、繁榮提供了契機。當封建社會走上窮途末路,已是較為封閉、僵化的潮汕文化面臨著歷史的考驗和選擇。就在此時,海外潮人主動肩起了歷史重任,扮演了潮汕文化舞臺上的重要角色,為潮汕文化的豐富發展注入了生機。
               
                一、 海外潮人對近代潮汕文化的豐富發展
               
                大批海外潮人對近代潮汕文化的豐富發展,突出體現于以下幾個方面:
               
                (一)為潮汕文化輸入民主性的新鮮血液
               
                封建社會末期,“公車上書”換來可悲下場,列強的魔爪伸進九州門戶,?;矢牧紵o動舊體毫發,眾多“女媧”已無力補天,中國社會處于歷史的十字路口。此刻,改良之風從南海吹起,廣東成為抗擊帝國列強侵掠的橋頭堡,偉大的民主革命之根從廣東大地生發。而
               
                敢于刷新思想文化觀念的海外潮人,最深刻地感受到封建社會的衰敗沒落,最直接地看清殖民統治的罪惡行徑。他們較早接受文明的最新氣息,較快地感應著民主風尚。當革命先行者孫中山組織領導的民主革命的神經一旦伸進了海外潮人的文化心理時,便立刻引起了游子群靈魂深處的強烈震顫,從而積極參與民主革命實踐。
               
                1、 籌措革命經費,資助內地武裝起義。他們認識到經費是民主革命活動的重要物質
               
                基礎。在新加坡,林受之“為推翻清朝帝制的革命活動,毫不計較個人的利益,甘愿毀家紓難,輸財助軍餉及接濟急難同志……,幾十萬家財耗盡,身后蕭條,成群子女無一得受高深教育,散居南洋各地,作傭工以維持生活”。林義順為了“贊助革命,前后耗資數十萬銀元”。張永福“僅為潮州兩次起義便籌集資金七萬多元”,“為辦報和籌款支持國內武裝起義,耗盡資金,瀕于破產。”在越南,許秀峰、許渭溪叔侄也同樣“為革命東征、北伐慷慨解囊捐資助餉”。有的潮人為了更廣泛更有影響地發動僑胞,遂創設了籌餉組織,如旅居新加坡的李偉南,對“中國歷次在南洋方面所發動之救國及救災運動,無役不予”;旅居越南的黃偉卿通過籌餉組織,達到“籌募巨款”以支援民主革命、支援孫中山北伐。還有許許多多如旅居泰國的鄭智勇、鄭子彬、陳梧賓,旅居越南的謝松楠、張化成等都是捐獻巨資、盡心盡力為革命籌餉的著名潮僑人物。孫中山先生曾深情地說:“華僑籌餉之功,必與身臨前敵者共垂千古而不朽。”
               
                2、創辦報刊及印刷書籍,宣傳民主革命思想。如張永福與林義順、陳楚楠(閩籍)等在中國同盟會誕生之前就已組織了政治活動小團體,尋求救國之路。他們“翻印《革命軍》(易名《圖存篇》)2萬多冊,在新加坡廣泛發售,并向清朝總理衙門及翰林院投寄,或由革命志士分批潛攜進潮汕、興梅和閩南一帶,向大眾秘密散發。1904年創辦南洋第一家革命喉舌——《圖南日報》,與《天南新報》針鋒相對傳播民主思想,宣傳國民革命”。1903年,在新加坡最先建立星洲書報社,既供閱覽,又開展演講,此舉得到孫中山大加贊許,“于是,從1905年以后,南洋各地華僑舉辦的書報社,如雨后春筍般蓬勃發展,在宣傳民主革命方面起了很好的作用。” 1906年,張永福等又“創辦《中興日報》,宣傳‘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的政治綱領”。還有同盟會檳榔嶼分會的《光華日報》、仰光分會的《進化報》等都積極宣傳民主革命思想。祖籍普寧的方瑞麟,在1907年的潮州黃岡起義失敗之后即奔赴新加坡,“任同盟會《中興日報》主筆,繼續鼓吹革命。”這些都使廣大僑胞更認清了封建統治的腐敗、帝國列強的野心,更堅信民主共和的必然趨勢,從而在思想文化觀念上起了質的飛躍。
               
                3、保護革命領袖和革命力量,參與武裝起義實踐。 1903年上海發生了《蘇報》案,是南洋潮人設法聲援營救革命黨人鄒容、章太炎。1905年,孫中山到新加坡鼓動革命,被英殖民當局拒之境外,是南洋潮人出面交涉,并充當孫中山的擔保人而登輪迎接。孫中山在東南亞各地經常得到潮人的竭誠相待和保護。革命思想的溝通,文化理想的認同,使孫中山先生在南洋一帶與潮人過從甚密,來往交厚。丁未黃岡起義則是許雪秋、陳涌波、余既成等潮人在粵東大地一次重要的民主革命武裝實踐。雖然前后300多人犧牲了,但血與火的洗禮卻促成了傳統思想文化的脫胎換骨。起義失敗,大批志士逃亡海外,黃岡一役的100多人,河口一役的600多人,還有鎮南關一役的眾多義士都得到了海外潮人妥善的安置照料。余既成逃往香港之時被捕入獄,孫中山致書港督力爭,繼由新加坡的潮人協力捐資營救。
               
                4、捐資創辦新式學堂,為國內興起的新學潮流推波助瀾。光緒年間的后期,由于廢止科舉,改書院為學堂,潮汕各地也開始聞風而動,廢止舊學,大辦新學。海外潮人意識到新學中資產階級的進步思想和西方先進的自然科學知識對中國封建思想的斗爭無疑有其革命作用,能為中國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服務,遂不遺余力,積極捐資創辦新式學堂。聞名的嶺東同文學堂,就曾由南洋潮人捐款擴建校舍。許多諸如揭陽的義和小學堂、澄海南徽的有德小學堂及隆都前美村成德學堂、潮安華美鄉的育華小學堂及金砂村的時新小學堂、汕頭的正始小學堂、潮陽成田溪東村的啟元學堂、普寧的洪山村學堂等等新式學堂都是華僑捐資創辦。這些新式學堂是當時西學傳播的又一條重要渠道,何況許多新學堂是讓鄉人免費就讀的,這就更有利于學習和普及近代西方的科技文化知識。這不僅是對科舉制度的打破,也是對舊教育功能的否定。在教育目的上,實現了從培養綱常禮教的封建接班人向培養近代科技專才的質變。
               
                海外潮人大量的實踐改變了人們的觀念,刷新了潮汕文化的舊有面目,加速了民主革命的進程,在潮汕文化的深層次上輸入了民主性的新鮮血液。這是一種民族的覺醒,文化的覺醒,也是愛國主義思想的升華。因為祖國的強盛是他們身處異邦安身立足的強大后盾,所以他們的愛國主義思想表現得更為獨特和強烈。
               
                (二)為潮汕文化培植競爭性的堅韌性格
               
                潮汕人多地少,加上人禍、天災不斷,逼得人們走投無路,于是,出洋謀生成為許多人的選擇,以至后來潮人移民海外人數達到空前規模。
               
                競爭性無疑是海外潮人為我們創造的一份獨特的精神文化財富。它具體體現為:
               
                1、 冒險精神。近代是社會矛盾最為尖銳、社會動蕩最為劇烈的年代,也是潮汕各縣貧
               
                苦人民離鄉別井、漂洋過海謀求生路的特殊年代。明知殖民主義者的掠奪剝削極為殘酷,但一批又一批的契約華工還是像“豬仔”一樣仍然踏上了紅頭船,被販運到未知數的彼岸世界。更具冒險精神的是那些大約為契約華工四倍的自由移民者,他們大多是舉目無親,赤手空拳而行。有的競孤帆遠影,顛簸于波峰浪谷,硬是漂越南海。他們憑著一股膽氣和毅力到異國他鄉決心用雙手雙肩,用精神意志打造自己的天下。
               
                2、 艱苦創業精神。海外潮人崇尚這四字箴言:艱苦創業。不論是荒山野地被開墾拓植
               
                而成的橡膠園,不論是在森林處女地開港辟出的胡椒甘蜜林,不論是出入口貿易,還是加工販運,都見證著實業家們艱苦創業的非凡歷程。人們往往只看到海外潮人事業成功的輝煌,而缺乏了解輝煌后面鮮為人知的創業艱辛。如果說冒險精神是競爭中的雄心,那么艱苦創業精神則是競爭中的實力。移民及“賣豬仔”煉獄的熬煎,異地篳路藍縷的辛勞,鍛造和培養了海外潮人不屈的韌性,所以艱苦創業的精神不只貴于創業之初,更貴于創業有成之后。
               
                3、 凝聚合力的團結精神。競爭場上出現得最多的似乎是個人奮斗。其實,那是一個團
               
                體、一個族群、一個民族各分子的分頭出擊。他們各自帶著母體給予的聰明才智、毅力決心奔赴各自的領域大展鴻圖。個人奮斗是以族群為依托,族群通過每個個體的拼搏而形成合力并屹立于世。這里體現著一種凝聚合力的團結精神,這種團結精神不僅僅是表面上的互助、協作,更重要的是基于一種文化認同上所產生的思想、精神、意志的凝聚合力。環境與時勢促使海外潮人必須守望相助,風雨同舟,誠信務實,艱苦奮斗。應運而生的海外潮人同鄉會(或會館)是海外各地潮人鄉親自己的家,是主心骨。這種地緣社團是凝聚合力的最好組織形式。它是潮人團結的象征,是潮人凝聚力、向心力的標志。
               
                (三)為潮汕文化引進開放性的活躍因子
               
                當那些潮人終于遠涉重洋走向外部世界之時,一個生活的未知數在等待著他們去破解。
               
                東南亞各國是海外潮人出洋謀生最為主要的僑居國。在這里,藍色的海洋、等待開墾的處女地、陌生的土著、多種膚色的人群都迫使你得冷靜面對、融入其中。面對生活與環境的嚴酷挑戰,如果以內陸的文化心態及傳統的處世哲學應對眼前現實,肯定只能敗陣。海外潮人用血淚與艱辛作代價,逐漸懂得并收獲了開放性這一思想文化成果。
               
                西方的殖民統治者固然是為了本身的資本積累,但在對東南亞各國的掠奪中自然也帶來了先進的科學技術及管理經驗。歐美各國在與東南亞以至整個東方的貿易中自然也帶來了促進市場活躍的積極因素。海外潮人懂得用一種寬廣的胸懷和雅量去汲納原來所無、于我有用的營養以豐富自身,壯大自己,尤其是在開發、經商、貿易等活動中,彼地所體現的性格、意志、聰明才智都被潮人視為寶貴的文化財富而倍加珍視。思想開放是善于汲納的先導,善于汲納是思想開放的必然。海外潮人在另一個層面上已充當了西學東漸的中間媒介、“南文北移”的直接傳導,自此,潮汕文化打開了海納百川的嶄新一頁。
               
                二、客觀時勢為海外潮人提供了馳騁之廣闊空間
               
                (一)處在東西方文化碰撞的時刻,潮汕文化急需汲納新的營養以充實自身
               
                近代以來,隨著西方列強的堅船利炮對中國大門的轟開,中國人才開始猛醒過來。面對那異質文明一再入侵的嚴酷現實,許多人陷入了沉思。任何斗爭、變革、較量,最終都落實于文化上。人們開始從最深層次上尋找答案,思索對策。隨著殖民主義者對中國的入侵,西方文化也以各種不同方式涌入中國。面臨文化碰撞的時刻,哪怕是再小的地域文化都同樣存在一個自身如何抉擇、發展的嚴峻問題。每一種文化的發展既有客觀形勢、環境的影響和制約,也有其內在的裂變衍化規律。當潮汕大地社會生活風云變幻、外來事物應接不暇之時,潮汕文化基本體現了兩種趨勢:一種是對有違我中華傳統的外來文化堅決抵制,如倫理道德方面。另一種是對異質文化中的許多陌生面孔一時呈現出尷尬和茫然,但急速變化著的社會生活又不容許你躊躇而必須較快地作出抉擇,接著便是樂觀向前,敞開胸懷。汲納外來文化固然有多種途徑,但此時首先來自海外潮人方面的輸入補充卻是重要一途。
               
                海外潮人在汲取外來文化因素時首先是立足本土文化而進行苛刻的取舍。如對西方文化中的科學技術、貿易市場的供需運作、企業管理、信仰崇拜、思想意識等等方面采取的是適應的即取,不合的則舍。取舍過程極具明確的功利目的和選擇標準,幾經磨合,才為我所用。這種以原來潮汕文化為本的對外來文化的有選擇吸收避免了生吞活剝,保證了母體消化系統的良性循環與暢通。其次是實踐性極強。例如對東南亞文化中爽朗豁達的性格、市場貿易方面的機敏智慧的汲取以至衣飾食物、建筑風格(如騎樓)、日常用語、風俗習慣等物態、行為表現都是在不斷的實踐中逐漸同化進自己的文化系統。在海外潮人與故鄉千絲萬縷的聯系中,潮汕僑鄉文化不斷形成和發展。比如外來語的傳輸就極為明顯:如“瑪淡”(即警察,也引申為逮捕、捉掠)、“五腳砌”(即騎樓下的人行道)、“哥啤”(即咖啡)、“沙茶”(即辣醬)、“目頭”(即商標)、“士巴拿”(即扳手)等許多外來詞匯都進入了潮汕方言之中。又如新的風俗也逐漸形成,如海外潮人回鄉省親時要給眾人“分番糖”,以示同慶團圓;再返海外時親朋戚友要打個糖包或辦點禮物“送順風”,祝愿渡海安全順利。以上這些方面,海外潮商扮演的是最為精彩的角色。
               
                (二)處在新舊文化交替的當口,潮汕文化必須改造封建性、建設民主新文化,以實
               
                現自身的文化大轉型
               
                二千多年的封建社會曾經創造了燦爛的封建文化,締造并奠定了中華傳統文化博大精深的文化體系,它哺育著中華民族的繁衍發展,也以它特別的意義和蘊含而獨立于世界的東方。就是在今天和明天,優秀的中華傳統文化仍然是中華民族的靈魂,這是毫無疑義的。實際上,在封建社會的歷史長河中,由于朝代的更迭,歷史的發展,也使封建文化進行長期不斷的調適并得以改觀。道路的曲折、發展的不平衡、內部的新陳代謝,始終是一種文化的生命奏鳴曲。當中國封建社會進入末世成了畸形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時,國民處于帝、封的雙重統治,封建文化就在此時受到從來未有的歷史詰難,它的相當部分未能適應歷史發展的需要,它的封建性糟粕甚至成了時代前進的絆腳石。一個生命的衰亡將孕育著另一個生命的誕生,民主革命懷著新生兒的生機活力開始從祖國的南方發軔??上Т藭r內陸的潮汕人,有的昏睡,有的如夢初醒,倒是海外的潮人較快地作出反應,及時投進民主革命的懷抱,就在新舊文化交替的當口,旗幟鮮明地亮出“民主”二字,迅速地在潮汕文化的發展史冊上抒寫了新的篇章,與全體潮人開始了建設民主新文化的艱難歷程。追蹤時代,勇于實踐,以實現潮汕文化大轉型,海外潮人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三)處在農耕文化與海洋文化融合的特殊境遇中,潮汕文化需要兩者的浸染交匯,
               
                以形成新質
               
                潮汕文化的主體是由中原轉折植入的傳統文化。這種傳統文化在潮汕的具體區域中又主
               
                要體現為農耕文化,重農抑商成了千百年來潮汕的政治經濟社會發展的根本出發點。潮汕地區即使是地少人多,但潮汕人卻仍然只能固守在潮汕平原上精耕細作。“種田如繡花”是代代潮汕人在“300萬畝左右,……人均耕地不足1畝”的可耕面積上用鋤頭和犁耙尋找出路的杰構。但再精美的杰構也枉然,潮汕需要從外面“輸入的糧食越來越多,1902—1908年每年從汕頭港輸入大米百萬擔以上,其中1905年最高達344萬擔。”對此,潮汕人只得另尋生路。到了近代,身具某些積極文化要素和有向海發展強烈欲望的海外潮人(主要為東南亞)終于真正地比較全面地感受到海洋文化的另一種氣象:那寬廣的胸懷、那憨直的性格、那果敢勇于蹈風踏浪的探險精神、那自由靈活的貿易交往,那連接著東西方的黃金海道。所有這一切,都是那樣富于誘惑力。梁啟超在《地理與文明關系》中說:“海也者,能發人進取之雄心者也。……故久于海上者,能使其精神曰以勇猛,曰以高尚。”在拓展潮汕人生存空間的作為上,海外潮人另辟蹊徑功不可沒。潮汕,隨著社會變革的到來開始了另眼“向洋看世界”,人們不再一味守土,即使守土也不再一味守成。陣陣海風裹挾著南洋的氣息就這樣吹進了潮汕大地。應該說,潮汕文化在原有農耕文化的基礎上融合了海洋文化的某些成分時是渾然天成,毫不勉強的,這與潮汕瀕海的地理特征及其形成的人文因素有很大關系,所以兩者一旦浸染交匯,即成了彼此最佳的結合,孕成新質。潮汕文化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又開始了自身的調整,實現了新的發展。
            2. <nobr id="tzcak"><optgroup id="tzcak"></optgroup></nobr>

                  <tbody id="tzcak"></tbody>
                  <track id="tzcak"></track>
                  <tbody id="tzcak"></tbody>

                    <tbody id="tzcak"><div id="tzcak"></div></tbody>

                      <menuitem id="tzcak"><dfn id="tzcak"><menu id="tzcak"></menu></dfn></menuitem>
                      <tbody id="tzcak"></tbody>